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忆黄岭岁月

——“652工程”建设回顾

 
 
 

日志

 
 

帮助富顺建化(氮)肥厂  

2017-05-30 14:55:31|  分类: 分院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年富顺县委书记和县长来到“652工程”办事处,丁西三书记接待了他们。两位说:“最近省里要求我们建一个年产3000吨的合成氨化肥厂,我们又喜又愁,喜的是富顺自古以来是一个农业县,现在终于要有座化肥厂了,愁的是我们不懂工业,更不懂化工,我们非常缺乏技术人才。你们是全国闻名的化工学院,我们恳求你们在技术上支援我们。”了解了两位领导的来意后,丁书记征求我的意见。我说我们都是老师,只有课堂教学经验,没有建过化工厂,而且所从事的专业也不同。我是教物理的,连化工厂的门都没进过,很难胜任这项重大任务。县委书记说:“不管你们教什么的,你们是化工学院,总跟化工有联系。我们是农业县,只知道种粮养猪,什么化工厂,听都没有听到过。”在两位领导的坚持下,我对丁书记说:“看来富顺是真心要请我们去支援的,我们如果能派一支队伍去,一方面可以为地方办点实事,另一方面也可以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是个锻炼队伍的好机会。”于是,经工地办事处领导商量后,决定成立“652教育革命实践队”,我任队长,许志立老师任副队长,还抽调涂晋林、蔡仁良、周达飞、蒋承志、周其镇、陈仕先、王诚瑜、张岩等老师为队员,帮助富顺建化肥厂。从筹建、修改设计、安装设备、到试车和投入正常生产,我们在厂里干了约一年半(大概在19711972年间,确切时间待核实)。

富顺化肥厂是利用一座旧粮仓改建而成的,我们就住在一旁的平房内,既是集体宿舍又是工作室。刚进厂时,厂领导要特地为我们开小灶,硬是被我们谢绝了。我们坚持与工人一道在食堂排队买菜,一起吃饭。晚上为了修改图纸,我们经常要工作到深夜,厂里送来了夜点心,也被我们婉拒了。我们坚持与工人实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和他们打成一片。所以工人们说:“你们刚进厂时,我们以为你们这批上海来的大学老师,肯定会架子很大,不容易接近,吃不了苦,尽管现在和我们‘三同’,过不了多久,就会去住旅馆开小灶了。想不到你们真坚持了下来,是真心来帮助我们建厂的。”

进厂后,厂里的一切技术大权都交给了我们。我们内部作了分工,涂晋林老师负责工艺,蔡仁良老师负责设备,蒋承志老师负责配电和仪表,周其镇老师负责分析,陈仕先老师负责锅炉和给排水,许志立老师负责气柜和脱硫,周达飞老师负责铜洗工段,王诚瑜负责碳化工段,张岩老师负责合成工段,我负责造气工段,既发挥每位老师的长处,又满足了建厂的要求。

建厂中,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要修改设计。为了节约成本,他们因陋就简,用一幢旧粮仓代替中心厂房,这样安排,主要设备就要重新定位,管道走向就要重新调整。我们过去只学过零件图、装配图,而配管图没学过,所以看不懂,更画不出,只好边学边画,能者为师,集思广益,克服难关。最终的配管方案,既附合工艺要求,又美观大方,也便于检修。第二个问题是没搞过这一行,工艺不熟悉,那就看书,还到其他小化肥厂去参观学习,吸取他们建厂和生产的经验教训,以免走弯路。如发现有些厂,刚试车就把气柜冲上了天;又有些厂,把气柜压扁了。通过分析,发现我们原来的设计也不合理。许志立老师提出了改进意见,修改了设计,后来,我们厂的气柜运转很平稳。又如发现有些厂天然气中硫含量过高,容易使触媒中毒,许志立老师建议我们的工艺中增设脱硫工段,并自行设计,结果脱硫效果很好。为此,有些厂还特地来参观学习。为了避免我们在图上多画一条线,工人就得多流很多汗,蔡仁良老师在加工某个设备时,总要与工人讨论,虚心向他们请教。所以工人称:“化工学院的这些老师不仅水平高,而且还很谦虚,一点架子也没有,能和我们打成一片。”

我们虽然总览了厂里的技术大权,但也没有忘记发挥厂里的三位大学生的作用。据说,其中一位后来还成长为自贡市专管工业的副市长。厂快要建成时,我们还为工人开讲座,为他们作技木培训,确保我们撤离后他们能独当一面,正常生产。

我们的工作作风和生活态度不仅受到了全厂上下的好评,而且在全省小化肥行业中享有声誉。很多厂(或县)的领导到“652工程”办事处来,要求派人去支援。考虑到我们毕竟不是一支专业队伍,业务上还有待提高,要学习建厂的全过程。撒出去方便,收回来就困难了。所以我们坚持立足在富顺化肥厂,做到有始有终,谢绝其他厂的热情邀请。唯有荣县化肥厂,实在“顶不住”,厂里领导多次前来邀请,看到我们“不为所动”,就请来自贡市的领导“说情”:“我们自贡市的副食品主要是靠荣县供应的,他们现在实在有困难,希望你们派一、二个人去支援一下。”这样,我们就抽调了涂晋林、王诚瑜两位老师去了。

我们在富顺化肥厂近一年半,星期一早晨走去上班(单程约34公里),一直要到星期六晚上才回家。我们克服了家里的困难,从来没有一个人请过一天假。我们谢绝开小灶、吃夜宵等优待,坚持与工人实行“三同”。其间,我们没拿过厂里一分钱的酬劳,如咨询费、交通费、加班费、接触有毒有害气体的营养补助等。唯一的“礼品”是投产后厂里领导赠送给每个队员一包四五斤重的碳酸氢铵化肥作纪念。

化肥厂的建成,我们十几个人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我们为“652工程”办事处在富顺县切切实实地办了一件好事。这个案例,在全省小化肥厂建设中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也为后来的分院和四川理工学院建成了一处较为理想的学生实习基地。当然,我们这些参与者也受到了很大的锻炼,此段经历,成了我们一生难忘的回忆,也对我们后来回上海工作,在教学改革中起到了不少有益作用。我们中的不少老师,通过不懈的努力,都成了总院教学、科研中的骨干。

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岁数大了,有些记忆可能会有疏漏和出入,仅供参考。

 

刘宝坤,20170515

PS

刘老前辈的回忆文章很好,让华理和川理后人等了解了当年“652工程”参与者支援内地建设和所作出的贡献。感谢刘老师,祝大家身体健康!(陆宪良)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