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忆黄岭岁月

——“652工程”建设回顾

 
 
 

日志

 
 

记忆中的“学农”活动  

2015-09-05 09:38:46|  分类: 分院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59月,我成为了上海化工学院四川分院的一名工农兵大学生。那时正值“文革”期间,有个词叫“开门办学”,即学生要接二连三地走出校门去“学工、学农、学军”。

按照学校的安排,我们有50班“开门办学”的第一项活动是“学农”,记得开学的第三周吧,由有机系党总支书记韦玉奎老师带领,全体同学到学校围墙外的红岭大队黄坡岭生产小队进行的。那时,正是农村挖红苕(就是番薯)的季节,所以我们学农的内容就是挖红苕。由于学农就在学校围墙外,所以,学农期间我们的早饭、晚饭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午饭在农民家搭伙,吃过午饭回到学校休息,下午继续干活。

当时的学农,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了解村民的生产、生活等情况。生产队长告诉我们,黄坡岭生产小队有20多户人家,人均只有4分耕地,且土地贫瘠。农民们一年干到头,温饱也很难维持。不过,近两年情况有所好转,那是因为我们学校就建在在他们生产队仅一墙之隔的地方,学校是一边教学一边搞建设,所以,男劳动力可以抽一部分到学校打工,赚点钱回来贴补家用,生活才开始有点改善。

一天上午干完活,生产队长叫上杨跃珍、袁淑芬、冯霞和我4个女生一起到他家去吃午饭。这顿饭吃的是红苕块煮玉米粉疙瘩粥(半汤半糊样的),队长说:“对不起你们了,我们家拿不出什么来招待你们,就这红苕粥里加点玉米团子。”我还跟他开玩笑说:“我们云南虽然山区较多,但白米饭和包谷饭都是用蒸子蒸着吃的。”他便挺羡慕地说:“你们云南那边生活真好。”那天,我们4个女同学勉强吃了一碗他们所称的红苕粥煮玉米团子就回学校了。学校开午饭的时间已过,由于我们几个没有吃饱,怕下午肚子饿,就悄悄地跑到食堂伙房里面去打饭,食堂师傅听说我们在红岭大队学农,没吃饱肚子,就“悄悄地”给我们几个开了一次“后门”——打了饭。当时学校有规定,学农期间的学生,中午是不能回校吃饭的。此事我印象非常深刻,到现在还记得食堂里那几位上海师傅的模样,他们有着一张慈祥的笑脸,说一口上海腔普通话,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就像父亲看女儿似的,充满关爱。你想想,哪个父母见自己的孩子连饭都吃不饱,会不给他们这一最基本的满足呢?在此,我要向那几个上海师傅说声谢谢,是你们让我们在学校时感受到了家一样的温暖。

每天下午两点钟,我又和全班同学一起去生产队继续挖红苕。挖红苕要躬着腰,很累的,但同学们一点也不怕,毕竟都当过插队知青或在工厂、兵团锻炼过,干体力活都有底子,不在话下。本来计划一个星期干完的活,我们仅用了三天半的就大功告成。

通过几天的学农劳动,我们不仅重温了当农民下地干活的劳累和辛苦,还从各方面了解到了黄坡岭生产队的情况。这里的农民由于人多地少,生活还是相当困难的。学农回来后,有时与同学议论农村的生活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甚至开玩笑说:“我们是学有机合成的,要是能研制出合成大米的方法就好了,就可以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了。”

记忆中的“学农”活动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19759月,有50班学校围墙外红岭大队学农。图为在干活休息期间学习文件。读文章者是卢重敬
(有50班党小组长);其右,韦玉奎(有机专业书记、主任);其左,张祚友(有机专业副书记、副主任);
韦后是何惠人(有机专业高等数学课老师);张后是王家利(有50班班长)


作者:有50班袁丽仙,20150904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