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忆黄岭岁月

——“652工程”建设回顾

 
 
 

日志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2015-09-13 16:09:42|  分类: 分院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6年寒假过后,我们班开始学习专业基础课,实际上就是化工原理的内容。张一安老师教传质部分,顾寿康老师教传热部分,高守双老师教传动部分,张贤俊老师教反应器部分。学习这些内容,也是为学期最后两个多月到湖南岳阳化工总厂实习和课程设计做准备。

到岳阳化工总厂实习,张一安、张贤俊、顾寿康专业课老师带我们做课程设计,轮流去的还有栗洪道、高守双、严思宏(机械制图)、牟国琪(自动化仪表)、朱声愈(无机化学)、刘祝平(英语)、黄燕清(政治)等老师,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祚友、工宣队师傅朱富定带队,负责我们的政治思想工作。回想当年,这些老师的孩子都还小,有的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但为了带好我们的实习,他们都克服了个人困难、安排好家庭事务,与我们一起去实习,这种奉献精神很令我们敬佩。

岳阳化工总厂原是解放军总后勤部下面的一个石化企业,始建于六十年代末。19693月中苏边境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后,为解决部队被服装备,耐穿、耐用和减轻负荷等问题,196987日,总后向国务院、中央军委报告,提出利用炼油厂的炼厂气与石油芳烃作原料,筹建为国防服务的石化企业,主要产品定为“三纶(锦纶、涤纶、腈纶),两脂(环氧树脂、聚苯乙烯树脂),三橡胶(顺丁橡胶、丁腈橡胶、异戊橡胶)”。97日,周总理批示:“同意。即送先念、秋里两同志阅”。随之,解放军2348工程指挥部成立。

2348工程作为国防事业的一个重点三线建设项目列入国家计划,地点选在岳阳市临湘县云溪镇附近,据说,当时除了大庆、胜利油田,它是全国第三大的建设工地。19714月,工程指挥部组建为总后化工生产管理局,代号后字277部队;6月,所属工厂编入军需企业序列,有3104工厂(腈纶厂)、3105工厂(橡胶厂)、3106工厂(环氧树脂厂)等十来个厂。由于总后化工局设在云溪镇,京广特快列车经过云溪站,一个“四等小站”都会停。

当我们去实习时,这些厂已按照197312月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指示,下放给湖南省管理,并于1975年完成了移交。云溪镇附近的十来个工厂,组成了岳阳化工总厂。这些厂不像其他大型化工厂那样,集中连片在一起,而是星罗棋布地分散在各条山沟里,厂与厂都相隔好几里。你在云溪站下了火车,只见眼前青山环绕,气势壮观,而根本想不到山后面会藏着那么多工厂。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岳阳化工总厂腈纶厂气体分离车间

这些厂虽然归地方了,但人们习惯上还是用代号来称呼它们。我们班同学分成两组下车间倒班,一组去04厂(腈纶厂),另一组去06厂(环氧树脂厂)。我是分在去腈纶厂的那个组,而那时腈纶厂的主要生产装置,如丙烯腈合成、精制、聚合抽丝等已停建。原因是当时基于战备的考虑,工厂选址的指导方针是“靠山、分散、隐蔽”,一些丙烯腈装置都建在山沟里,但后来做大气模拟试验发现,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氢氰酸等毒性气体将难以扩散,空气中残留气体的毒性是致命级的。1974年总后根据有关部门的建议,决定腈纶工程全部停建。我们去的时候,腈纶厂工艺流程的前半段,气体分离、制冷装置已投产,生产出的丙烯、丙烷供橡胶厂和环氧树脂厂作原料。

我们实习去的是腈纶厂丙烯车间(气体分离车间)。到了车间,厂里首先对我们进行安全生产教育,举了不少例子,其中有件事还挺严重的。19755月,由于操作工失职,使装满液态烃的球罐(1000立方米)严重超压,导致罐体的赤道位焊缝3处爆裂,造成液态烃大量泄露,整条山沟弥漫着雾白状的烃类气体,万幸的是那天没有火源,未造成毁灭性火灾爆炸事故。这件事后来在车间又听师傅们绘声绘色地讲过几遍,让我印象深刻,并给了我一辈子的安全生产警示。

到了车间,我们又分成几个小组跟着工人师傅倒班。记得张一安老师对我们讲,你们要与师傅们打成一片,才能学到知识。听了老师这句话,我们从交接班打扫卫生开始做起,每天离下班还有半小时,就整理桌面,扫地、拖地。到后来,师傅们过意不去,趁我们到现场抄表,就把卫生做了。师傅们有的是复员军人,有的是从其他化工企业支援调来的技术工人,我们跟着他们了解车间工艺流程、工艺控制条件;学习操作工的工作内容,比如,打开、关闭阀门,切换机泵等;听他们讲工程建设的故事。几个星期下来,我们所学的操作技能顶半个操作工应该是没问题的。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在车间听师傅介绍工艺流程

那次实习,让我们第一次接触到化工仪表自动化操作,看到了中央控制室,知道还有内操、外操之分。师傅们也是热心、细致地帮助我们学习仪表自动化的实际应用,在现场,给我们讲解自动调节阀的工作原理,甚至打开仪表盖给我们解释;在中控室,拉开仪表给我们讲解仪表控制系统调节参数的P(比例)I(积分)、D(微分)设定。得益于我们与师傅熟识,以及师傅对我们信任,有时,需要调整工艺参数时,师傅会叫我们去仪表盘前操作,使我们有了不可多得的仪表操作机会。仪表操作并不是这次实习所要求的,所以实习结束时,许多同学连仪表都还没碰过。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学习仪表操作
        几周倒班实习很快就过去了,我们这次实习的主要任务——专业课程设计开始了,即结合工厂生产实际做设计。在我们倒班的日子里,专业老师就已与厂里、车间的技术员商讨,装置在扩能增产中可能会出现的瓶颈,以确定我们专业课程设计的内容。那时,还未恢复技术职称评定,除了文革前已经是工程师的,大多数技术人员的职称仍然是技术员,尽管都是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倒班的最后一周,指导老师要我们在生产稳定、负荷高的时候,完整地记录一套工艺参数,包括进料和产品的组分、工艺过程的温度、压力、流量等,以后工艺核算要用到它们。

几天后,我们开始课题内容的工艺计算。我记得和张花粉、赵开城三人在一个小组,张一安是我们的指导老师,具体计算的对象是气体分离车间的丙烯精馏塔。车间技术员介绍的情况是,该塔的进料组分与原设计有所不同,如满负荷进料,塔顶产品丙烯的纯度就达不到要求,他也知道是塔板数不够,但究竟差多少,没时间计算。这正好成为我们课程设计的内容,即按当时的进料组分满负荷生产,计算出该塔的精馏段需要增加多少块塔板,装置要做哪些改造。

那时,天气已进入三伏,气温几乎天天超过35度,宿舍兼教室在山沟里,昼夜无风且温差小,没有电风扇,更没有空调了,只能不停地在宿舍的地面上泼水降温。一天到晚要点蚊香,以驱赶蚊虫防叮咬。计算工具没有计算器,更没有电脑了,全部计算就靠一把计算尺,还有一本快翻烂的《物料手册——气液相平衡图》,还是总院铅印的呢。

在那种环境下,我们每天是汗流浃背,只能不停地喝水擦汗,但也不愿放慢计算进度,要按时完成课程设计。整个课程设计的内容,有丙烯精馏塔物料、热量的衡算,塔精馏段塔径、塔板数、塔内物件、相关管径的确定,最小回流比等工艺操作参数的制定;还要画出工艺流程图、管道管线图、平面布置图,列出设备材料一览表。也就是说,最后交出去的是一套完整的工艺设计书,以后车间对丙烯精馏塔要作改造,可以直接应用这些设计结果。

那次课程设计中,有几件事令我印象深刻。我们算出塔的精馏段塔径后,继续做后面的计算,张老师看了计算结果说:“你用常识想想,塔径会这么粗吗?塔径没算对,后面的都是白做。”此后,每个阶段算出结果,我们三人都要反复核对,防止再做无用功。对我们做管道的平面布置图,张老师看了后指出:“你画的这根管线在现场会‘打架的’”。我和赵开城又到车间,爬上管架再次测量、核对,回来重新画图、描图。张老师还提醒我们:“有些设计,一定要到现场看是否方便操作,比如阀门位置一定要与人的高度相适应。”我们都很敬佩张一安老师,他既掌握精深的专业知识,又有丰富的现场经验;学业上对我们严格要求,闲暇时又与我们同玩同乐。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当年张老师兢兢业业答疑解惑、诲人不倦的情景,还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休息天,老师同学在洞庭湖畔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厂校共同举行实习总结会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1976年有40班岳阳化工总厂实习总结会后与工厂师傅合影 

实习期间,我们还经常参加工厂举办的各种大型活动。5·16通知发表十周年,全厂几千人的纪念大会我们参加了。七一党的生日,工厂举办文艺汇演,张贤骏老师和罗淑清代表四川分院学工队去唱了一首男女生二重唱——西藏民歌《毛主席派人来》,并得了奖。16毛主席畅游长江十周年时,工厂在附近一个水库举行民兵武装横渡来庆祝,我们班也有同学参加。那天,只见他们身穿工作服,挽起袖子裤管,系紧鞋带,背着枪口、弹夹抹上了牛油的步枪,组成队形,排队下水,在浮排上毛主席画像的引导下,缓慢游向对岸。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参加5.16通知发表10周年纪念大会(岳阳石化总厂腈纶厂运动场) 

实习期间,我们班与同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的湖南大学师生还搞过一次联欢。他们有个节目,是请一位老师用宁波方言演单口相声《宁波话》,内容大致是模仿乐谱中的“哆来咪发嗦啦西”发音,来讲述一对父子在生活中发生逗趣故事。那位老师开讲后,只见上海同学听得哈哈大笑,而我却一点都听不懂,后来听了同学的解释,明白了大概意思,但也没发觉这个相声有什么好笑。

我们班同学大部分是上海人,尤其在我的宿舍,5个同学就我一人来自贵州。但在我们一起学习生活的三年里,凡我在场,他们一般都不讲上海话,而改讲普通话,这既是怕我听不懂产生误会,也算是对我的尊重。这也反映出,当时同学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尊重和平等相待的。

19778月毕业典礼后,大家各自领好了单位报到证,分别在即,当我知道大部分同学要到成都游玩一下才分手,我也一起去了,本来我应该是南下去贵阳的。后来,我收到了与同学在成都的合影,望着照片,我两眼发酸,有些伤感,但心想我们总有一天再会相聚。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19778月,成都武侯祠。左一,王天书 
结合实际做设计——记在岳阳化工总厂实习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37年后的有40班部分同学聚会与老师合影(前排左1:王天书,华东理工大学八角亭) 

与同学分手后,我就直奔贵州省化工厅报到,被留在环保处工作。到省厅两个月过去了,我对机关工作还是不能适应,也许是三年里多次下厂的经历和磨练,使我对工厂有所熟悉,对到工厂工作有一份自信和从容,于是萌生了到工厂去的想法。那时,国家在1973年引进的13套大化肥项目之一,赤水河天然气化肥厂正在建设,我就正式打报告要求到赤天化工作,领导倒也爽快,同意了我的要求。起先,我在化学分析技术岗位工作,后来,走上了领导岗位,前后近40年没换过单位。改革开放后,厂里来了很多本科生、硕士生,甚至博士生,我总要把自己的切身体会告诉他们:“在工厂里,先要做好一个普通操作工,才会有更大的发展前途。”


作者:有40班王天书,20150901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