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忆黄岭岁月

——“652工程”建设回顾

 
 
 

日志

 
 

1979年分院撤销之交接细节  

2015-09-11 09:40:59|  分类: 分院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9年分院撤销之交接细节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19790724教育部关于停办分院、成立四川化工学院的通知(文件8月初到校) 

1979817日,四川省化工局副局长崔璋、宣传处长雍兴慧、张某和省高教局政工处处长倪晴、政工处陈某、计财处罗某、物资处郑某,以及泸州化工专科学校的袁关林、郝德绥、陈宗亮、李某等11人代表四川方面来分院负责接收。交接工作主要是根据教育部批文和有关协议,负责人、财、物各方面的安排落实、清点核实及妥善管理。

是日上午,交接双方领导层召开碰头会,交换意见,商议交接步骤。

总院潘文铮书记首先讲话。他通报了5日来四川后与省委、省高教局、化工局领导所作的沟通,以及与分院党委一起,按照教育部文件精神和四川省委已同意的分院撤销方案规定,就人员安排(包括回沪学生)、部分要运回上海的物资的落实等所做的工作。潘文铮认为,要建好四川化工学院,人是关键,所以一定要多花精力做好人的思想工作,安定人心,尽量让更多的人留下来好好工作。关于物资,由于学生全部要搬回总院,双层木床等紧缺,故要运走一部分,还有课桌椅及一些图书和实验设备,但都在撤销方案规定之内,甚至不到。由于学生20日就要回上海总院报到,故一部分家具已运走,还有一部分已集中,包了一艘450吨的轮船,20日准备装船起运。他说:“现在你们来了,可以进行清点交接留下来的所有物资。我不能留在这里等很久,我们派党委副书记兼副院长王华留下来全权负责,做好移交工作。”

接着,四川省化工局副局长崔璋讲话。他认为交接工作量大,也很具体、很复杂,接收人员对分院的家底不清楚,要交的一方先作介绍,再成立交接小组,商定交接的办法和步骤。他说,根据教育部文件,这里要办四川化工学院,有7个专业,大家比较关心的是物资问题,不能把大量的精力搞在人员安排上。他表示:“我们关心的是物资。昨天来了后,听到群众反映,好的东西、精华的东西都搞到上海去了。有些教师担心,将来缺少教学手段,东西残缺不全,开不起学来,责任承担不起。”崔璋认为交接工作主要是物资而非人员。老实说:“我们不认识一些东西,外表看上去不怎么样的,但价格很贵。所以,仓促交接不行。”

听到此,潘文铮感到有些不爽。他原先想乘他在,在交接物资进行的同时,要请四川方面的省高教局、化工局主要领导尽快来分院开一次大会(包括四川化工学院的新领导),商量、动员多一些人员安心留下来在新的学校工作,而崔璋副局长则认为大会可以慢一点开,先把物资“弄弄清楚”再说。潘文铮说:“既然同志们很关心物资的问题,那就先请蒋凌棫谈谈物资。”

蒋凌棫的汇报非常详细,至中午只讲了一半,下午继续。(此稿见《分院移交了什么之一、二》)

为如实反映当年双方对交接工作的观点和做法,下文以碰头会发言者原话叙表(个别文字稍作书面化)。

潘文铮:自从省里面和上海市委要求停办上化分院,成立四川化工学院,经多次协商,原则上已达成了一致意见,其过程颇费周折。上海市委领导,要我们和四川省高教局商量,一定要兼顾两方面。总的来讲,大部分物资(有的类别是全部)交给四川化工学院。

分院建设的14年中,得到了四川省领导、自贡市领导、兄弟部门的关心和支持。上次来,我向省高教局丁耿林局长表示了这个意思,并表示了感谢。这次分院撤销停办,我们要尽可能地照顾四川省的需要。上海市有关领导说,上海的建设要靠各省的支持,要尊重四川省的意见,交接中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协商。

蒋凌棫同志向大家详细汇报了情况。我们现在要拿走的东西,严格按照协议规定,很多东西并没有达到协议规定要拿走的界线。图书18万册只拿走8000册,特别是基础课的仪器设备基本上没有动。你们可以看清单,也可以到实验室去看。已经运走的是400余件学生行李和床,床还没有运够。我们在省里谈妥后来分院才3天,你们就来了,原预计你们星期六(18日)可以到,所以我们包了20日的船。你们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谈,以没有意见的东西先运走。有的教师来给我们说,说四川省要把我们困在这里,我们批评了他们,不是困在这里,而是四川省希望大家留下来,所以还要做工作。

也有的同志谈到物资问题,说我们在“抢运物资”。他们不了解情况,不知道拿走了什么。有的同志想走走不了,心里有气,说起话来不顾事实。物资问题是好商量的,只要符合原则。本来想汇报全面的情况,既然同志们关心的是物资问题,所以先谈了物资问题。办学校,培养学生,我们感到人的问题最关键,有相当数量的有质量的教师才能把学校搞上去。既然这样,下一段再谈这个问题,先把物资问题处理的好一点,有利于把更多的人留下来。我们讲了不少,请你们谈谈。

王华:运回去的物资可以口头汇报,也可以看清单,我已经包了一只船,八月下旬就要运。

潘文铮:我们是两个组,一个是人事组,一个是财务设备组,大家协商。

高教局:移交比较复杂,涉及的方面比较多,账、物、卡要对口,各方面的人要见面,要对口。从介绍的情况看,物资很多,采取清仓的办法较好。固定资产量很大,有的已经报废,物资怕整乱,整乱了就不好办。最好物资暂且不要动,移交物资的人员要组织好,要靠留下来的同志。移交的东西、运走的东西,不能光看账本,要有清单。

化工局:物资接过来了还要管起来,要组织好管的人员。

蒋凌棫:交接工作我们也没有经验,这么大的摊子,接了还要用。有些想法提出来研究。清仓工作已经开展半年了,很复杂,现在还在搞。我们理解你们的想法。清仓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向教育部负责,要报得了账,要负全面的责任。要把家底清出来,移交当然要有清册。怎样造清册,大家可以协商。工作量很大,当然要核对物资。设备用了5年,不报废就只能中间折价。设备组有固定资产的账,但设备集中有困难,没有仓库。再者,实验室的东西一集中就乱了,对使用也不利和不方便,不动为好。怎样办好呢,不是三两天就能移交完的,有的还不能移交,如食堂。

移交是个过程,需要几个月。我们设想,你们没有那么多的人来接收,有的同志留下来,你们可以让他们来接,交是他,接也是他。设想可以设若干个移交点,如食堂等,设4-5个点。有的还可以并起来,如数学教研组比较简单,并在一起进行,所以全院要分成若干个移交点,你们叫接收点。有的实验员就是负责清仓的,东西就归他管。如果有的人不合适,要换,那东西就要另点过。基层移交点提出清单交接,这一部分就完了,这样做有好处。我们有的单位要早一点交接,因为3040级留校的毕业生要分配走。有一些技术性的交接,请你们派一些懂这方面的同志来参与交接,比如图书馆,就要有这方面的同志来接。然后再提供总的清单,有基层清单可查,然后签署总的清单。这样节省人力和时间,对双方都有利。

潘文铮:留的是大量的,拿走的是少量的。拿走的清单开出来,同意的不用协商,有异议的根据协议精神协商。要整体的来看,看是否影响你们的办学。这部分工作花不了多长时间。

袁关林:我们还没有搞过这个工作,学院领导一再讲照顾我们,我感到很满意。我们有个想法,上海比我们好办,四川有钱也买不到,确实需要兼顾两头。木制家具上海有困难要支持,200付铁床留下来,这样处理很好。交接要依靠原来的同志,在交接期间很可能会乱,要保护好财产,明确工作,责任到人。要成立领导组,下面设立若干小组,要组织好。我们刚来不清楚,还要靠学院的领导。崔局长提出来的群众反映的情况是必要的,你们也了解这个情况。食堂办得不好,院领导还要重视。

崔璋:明天再商量,定统一的交接办法。

1979818日上午,交接双方继续开会。

崔璋:我们昨晚研究了一下,请高教局倪处长讲。

倪处长:我们高教局来了4位同志,主要是了解情况,协助办好交接工作。教育部有文件,上海总院和四川有协议,大家都是为了办好高等教育。崔局长有些想法和建议,叫我说一说。成立交接领导小组,承担几方面的任务,落实协议,要做到走者愉快,留者安心。交接过程中有具体情况大家要商量,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向上级报告。交接领导小组,第一个组是政工组,他们(泸州化专)是袁关林;第二个组负责教学方面的,是宁永清;第三个组负责行政后勤方面的,是郝德绥、陈宗亮。三个交接组如果定了,就好开始工作了。下面小组有问题都要向领导小组汇报。要对分院留下来的同志专门开个会,布置好他们的任务。

泸州化专:这个是我们的建议,大家讨论。另外我谈些看法。四川办个化工学院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很难办起来的,有很多困难需要解决。交接工作搞得好不好,对人员的稳定有很大影响。接交工作依我的想法,就是要让我们知道上化分院有哪些物资,拿走什么,留下什么,都要根据协议来确定。大量的东西,哪样带走哪样不带走,有些东西上海马上要带走,没有与我们商量就要带走,是不是不恰当?这不是交接关系了,而是你们带走什么给我们留下什么。昨天老蒋同志谈得很具体,说没有超过协议原则,这不能从数字上来讲,东西有大有小,有急需的有不急需的,有贵的有贱的,有可用的有不可用的,交接工作具体而复杂,还会遇到什么问题,你们有什么东西,不能一笔糊涂账。丁书记说到上星期二的省里碰头会,高教局、化工局很多人参加,崔局长也在,总院也参加了。当时谈了分院先要开一些会,要我们晚两三天再来。上化分院有一些长椅、板凳运到了鸿鹤镇,没有谈到其他的东西。

袁关林:我们没有思想准备,化工局叫我们来参加交接工作,我们就来了。我们接收的队伍还没有组织起来,谈不上交接工作。化专出人很困难。物资20日就要运,这怎么说呢,是交接?还是你们带走多少留下的就给我们?崔局长叫我们再来一些人,但也很困难,感到很仓促。

王华:说仓促确实有点仓促,学生要在上海报到,20日要开学,我们是很急的。我们既催上海市委又催教育部,那个协议就规定在上海上课。同志们感到仓促,我们也感到仓促。学生七、八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我们运的东西都是按照省高教局领导的指示,没超过协议的规定。这些物资必须及时运到上海。虽然如此,我们还可以等几天。请你们来一些懂的同志看一看,我们是绝对保证你们80年上课的。木制家具上海很困难,我们也照顾到你们80年的招生。没有异议就运走,有异议可以再协商,只要兼顾两方面,不超过协议原则。大家要向前看,不要向后看,如果向后看,只好再找高教局的领导同志来讲清楚。

丁西三:我在高教部当时就谈了,与高沂部长及计划司的同志谈过这些问题,与省高教局的领导同志也都谈过。我们还请教育部出个文,因为车皮不好找,他们说不要出文了。后来到省高教局和丁局长谈,学生到上海上课是不能改变的,必要的仪器要及时运到上海。高教局反复讲我们的学生我们负责,你们解决不了。教育部很急,丁局长说“你们不超过协议,你们就运”。第二次回来,我生病。我打电话给省教育局李振副局长,问文件下来没有,还有关于物质的问题。李副局长说按丁局长说的办。交通运输不好解决,清华从去年搞到今年4月才撤完。联系车皮很困难,仓库又没有。与鸿鹤化工厂联系借仓库,结果行李在那里放了一个礼拜。学生上课搞毕业环节都要教学仪器,轮船9月份没有(雨季,潮汛),就8月份有,我们已经和长航局定了合同。

蒋凌棫:交接工作我们从前也没有搞过,确实很复杂,时间又仓促。四面八方来了以后,不知从哪里下手。我们也有我们的苦处。分院从创办到撤销,撤的问题我们不知跑了多少次。我是心挂两头,20日学生要在上海报到,8个人住一间房,1000多人还没有地方住。学生本来是这里的教师承担的,现在这里的教师散了,没有办法。我6530几岁来这里,现在50岁了,是看着分院搞起来的,每年几十吨的物资运得来,现在要撤销,内心是很希望看到四川化工学院办起来的。我们不会看着把物资全都运空,能看到对四川化工学院有帮助,心里很高兴。上次我在省高教局参加研究、议定协议书,我就说了我们不一定按协议拿走。如果教育部通知全部移交,我们提都不提了。协议不是这样规定的,拿走什么东西是经过反复考虑过的。我们在上海还办了分院,什么东西不给是不行的。给他们15万元的东西,其他没有了。总院不要。主要是学生需要的木制家具,实验室的木制家具基本不动。这些家具是总院请苏州的师傅来做的,非常好,而且桌椅还留了相当部分。也请省里的同志相信我们,但我们也有困难。你们需要看东西尽管看,装箱的可以开箱。另外,我们介绍了,还可以请教研组的同志来谈。我希望能够本月20日起运。有异议的物资,可放在后面一点运。

吕泽圃:蒋凌棫同志昨天把情况都介绍了,我们都有同感和一致的心愿。分院停办,高兴的是这里还要办四川化工学院。设备400多万,都留下来了,这比分院筹建时的条件要好得多。我们总想多给四川化工学院做点工作,连车子运到上海修好后,都答应再移交给你们。新建的家属宿舍,本来教育部不让造了,但我们还是一再要求要把这栋楼建起来,结果就建了起来,而且内部的设施也都安装好了,马上可以投入使用。明年的杂志也照样订好。丁耿林局长一再表示,我们按照协议办,东西可以运。物资运输非常困难,头一个月根本联系不上,现在很不容易才与长航局订了合同。运走的东西,与留下来的比仅是一个零头。运出这一部分东西,不影响整个交接工作,关键是要把问题解决好。

高教局:大家意见一致了,根据实际情况,看看清单,运吧。崔局长也是这个意思。

王华:分院老丁、老彭、老蒋,总院我和老夏参加领导小组。

潘文铮:问题不大,反正是协商进行。老彭你忙可以请假。我说一点,今天倪处长说了一下,精神是好的,双方要兼顾,也体谅我们的困难,这都是很好的。下面分成三个组,下午我们研究一下,拿走的物资的清单请你们过目。

1979818日下午:

潘文铮:我们所有的基建,都是在四川省,包括高教局的支持下搞起来的。前几年四川生产形势不好,供应紧张,但对我们照样很关心,比如有了一些猪肉,马上就供应给我们,我们有冷藏库,放起来后可以解决一阵子;还比如师生有病,可到晨光医院去治疗。所以没有四川省的支持,没有自贡市给予的关心,我们是搞不起来的。所以上海市领导和市教育卫生办公室领导,要我感谢四川省各级领导的支持。现在四川要办个新的学校,要我们支持四川办好这个学校,以后我们还要互相帮助。这种关系是非常亲密的,所以我们双方都要看得长远一点。只要我们遵照协议规定,就能搞好交接工作。我们也有困难,这里的学生要回去,家属也要回去,总院一下子没那么多的房子。什么叫年内移交基本结束,就是因为年底前搬不走,所以还要占在这里。教育部给了我们基建项目,上海没有那么多施工力量,有的仅能破土,所以双方都有困难,都要了解,增进了解,这样促进商量,有共同的语言。

我是72年来总院工作的,对这里办分院,既感到发展了教育事业,但也感到是负担。几千里外,打个电报要几天,写一封信要一个星期,而且总院本来就人员少,工作很多。现在,四川接手,继续办化工学院,使我们能集中精力办好总院。我们原来力量太分散,不利于办好学校。这虽然是题外之话,但说明我们是想要齐心协力办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为“四化”建设作贡献。

至于三个口怎么对接,我们下午协商一下就可以了。如这些清单上的东西没有异议,那20日就开始运。实验室的情况可以介绍,也可以看。如果感到要协商的,大家就提出来协商。

蒋凌棫:昨天提到的图书,我们数了,但没有清单。如要了解,图书馆的负责人讲可以到现场去看,一边看,一边介绍具体情况。

潘文铮:一看就知道了。

崔璋:把昨天晚上交流的情况讨论了,看来这些意见没什么分歧。我感到交接工作双方沟通最重要。有些情况我不了解,之前,我只参加过一次会,对原来高教局领导说了啥,我不了解。你们与高教局都商量过了,我们照着办就是,因为你们有特殊情况。在我参加的那次碰头会上,我记得只说了一些板凳、椅子要带走,叫我们回去(对泸州化专)做些思想工作,具体怎么交接等开大会。我提出早点来,你们提出晚点来,所以我们没做准备工作。我才从外地出差回来,其他的同志不了解,感到很突然,想不到文件批下来这么快。所以我一回来,就到化专去组织人员。我想交接工作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会遇到很多问题。现在像打仗似的,说2点钟要开战,不到不行。受“四人帮”长期干扰,人们斤斤计较,讲价钱。我认为交接要做很多思想工作,很花时间,也很复杂。所以,之前大家都不了解情况,看到的想到的一些问题自然要提出来。至于提的对不对,那是另一回事,但看到了不提,就不对。刚才总院和分院的同志提到很关心四川化工学院,但问题还是要提出来。

我们昨天研究,总院有特殊情况,现在马上要走了,我们的人还没来,很被动。我们不了解,货马上要装车、装船,月底前要运走。原以为装的只是桌椅、板凳,我们没去多考虑,后反映过来了。现在,鉴于总院的实际情况,我们同意你们的做法。有总的协议,具体的怎么搞,再商量。20日装船,我们没有看,就要运走,所以很突然。昨天晚上我们讨论了,只好同意。对于后面怎样搞,为了抢时间,总院同志配齐三个小组,明天等化专的人来了,就搞在一起,把组长副组长都配起来,双方都有人。我们来的人不是很多,所以主要靠分院的同志,原来岗位上的同志,请他们参加进来一起进行。大家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我看有些问题不难解决。

下个学期,化工学院组织起来了,再开一个有关留下来人员的大会,再同他们商量一下,取得一致意见。化工学院的领导班子,我们省里还在准备,党委书记、副书记、院长还没有定。这项工作需要时间,所以只能用特殊的方法来解决,一方面考虑交接工作,一方面还要考虑化工学院明年开学的事,只有三四个月了,时间很紧。大家团结一致,把交接工作搞好。产生矛盾问题不大,工作中有矛盾不怕,现在目的明确了就好办。我们再研究一下怎么搞法。

王华:这份东西你们看一下,家具可以按照先易后难的办法清点。

化专:还要依靠分院的同志。

王华:看看再商量。

崔璋:丁书记你们技术人员增加几个,三个接交小组都增加几个。(王华:系里的负责人都可以参加)。我们的人明天(白天)不能到,你们组织好就是了,先易后难,家具上就这些问题。

1979819日晚:

王华:与崔局长商量后,今天晚上开个会,因为明天有些家具马上要运到上海去,所以泸州化专的同志刚到,我们就召集大家来开会了。今天晚上交接领导小组负责行政后勤方面的成员出席了,我们还有政工和教学两个方面的领导。我们这么急请具体参加三个方面交接工作的同志开个会,是因为我们先前已经与长航局运输公司定好了合同,他们给了四五百吨的船,要求45天内把东西要运往泸州码头,明天早晨就要来10部卡车拉东西。搬回总院的学生20日要在上海集中,需要赶紧把东西运回去,有些东西已经来不及了。泸州的同志刚来,我们来不及商量,很是抱歉。政工交接组来的同志也接接头。下面请崔局长讲一讲。

崔璋:刚才总院领导说了,我们这次受省里委托,来上化分院作交接工作。由于教育部批文下的比较晚,原来省委要求文没批下来前不要动,文批下来了,我们就来了。我们高教局、化工局、总院拟了几条原则,昨天我们都说了,考虑到总院的实际情况,商量组成交接领导小组。双方各出5个人,下面设三个具体交接的小组,从接受方面来说,由大家(你们)来参加。

交接工作领导小组,交的一方是王华、丁西三、彭国彪、蒋凌棫、夏承贵5同志,我们接的一方也有5位同志。下面3个交接工作小组的任务是:第一组负责人事、党团、宣传、保卫的交接;第二组负责教学仪器设备、工厂、体育器材的交接;第三组负责基建、财务、医务、膳食的交接(读3个交接小组双方人员名单,略)。交接过程中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及时向领导小组反映。

宣读教育部关于停办上化分院和成立四川化工学院的批文;宣读329日上海化工学院与四川省高教局商定的关于物资、人员安排的协议。

交接工作中,双方都有共同的任务:把上海化工学院学生需要的物资,按协议要求搬回去;同时还要根据中央批准办四川化工学院的要求,把工作搞好。我们不是两家人,而是一家人,都在共产党领导下,要共同搞好关系,要有始有终,争取在年底前搞完。我们接的一方有大量工作要做,我们有一个新的任务:建班子、建教师队伍,并研究明年怎样开学。七个专业,要研究一步一步如何走。希望同志们共同努力,互相帮助,有问题不能解决的,拿到领导小组来解决。

王华书记讲了,明天有汽车要来拉东西,今天晚上开会,把问题研究解决好。今天晚上大家辛苦一下,看看运走多少,留多少,按协议精神办。仪器设备今天晚上不要搞了。今天晚上后勤组的同志要辛苦一下,要熬点夜。明天再分头开会。

明天开会的时候要仔细研究,不是昨天老蒋给了个单子,看一下就可以了,而是要逐项交接清楚。我们省里来的同志不了解情况,主要还要依靠本院的同志。开始不熟悉,慢慢接触就熟悉了。我就谈这些。

王华:崔局长讲了,后勤组的同志今晚辛苦一下。


华东理工大学档案馆上传,20150911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