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忆黄岭岁月

——“652工程”建设回顾

 
 
 

日志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2015-08-21 15:40:00|  分类: 分院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6月,我和几位同学回了一趟母校,回到了常在梦里萦绕,而又有点遥远的黄坡岭。

时隔40年,重回黄岭,要到要看的地方很多,但有一个地方、有一样东西,我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忘了,那就是教学楼东北角的挂钟。那口挂钟,寒来暑往,风里雨里见证了我们三年的大学生活。

当年,除了按时播音的喇叭,还有那口挂钟,是全校的报时器。两位四川大妈轮流值班看管教学楼,同时,按时拉绳敲钟报时。早晨,当第一遍钟声清脆响起,那是告诉你还有一刻钟,第一节课就开始了。晚上,当最后一遍钟声委婉回荡,则是叫你赶快回去洗洗刷刷准备睡觉吧,马上要熄灯了。偶尔,之后会听到一阵急促零乱的钟声,那一定是几个没做完作业的同学在“抗议”,但谁也不敢在白天这番造次。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教学楼东北角上的挂钟

当年唯一的教学楼,是同学留影最多的地方。教学楼前有个花圃,之所以称花圃,而不叫花园,是因为它用带刺的铁丝围住的,以防附近农家的牛羊来“踏青”。花圃里,牡丹玫瑰菊花腊梅,终年花开不断,彩蝶飞舞蜜蜂嘤嘤,四季有景。所以,尽管有铁丝围着,大家还是想办法进到花圃里拍照留影。

自贡是很少下雪的,我大学三年也就遇到过一次雪。那次雪后的第二天,我和同学钻过铁丝围栏,进入花圃拍景,还钩破了衣服,但看到白里透黄凌雪傲放的腊梅,开得那么鲜丽绚烂,一阵阵幽雅的清香沁入心脾,感觉这点代价还是值得的。

在教学楼前留影,有意无意会把那口钟带进去,它不起眼,很容易被人忽视,但我记得它,因为我还真敲过它,不过可不是晚自习后的“捣乱”,而是向大妈学过打钟。那口钟约一尺半直径,挂在挑檐下,一根拇指粗的钟绳,一头系着钟锤,一头绕在楼底墙面的铁钩上。拉动钟绳,钟锤撞击钟壁,当当响成一片,这是容易的,但要把钟声敲得抑扬顿挫,想缓就缓,想急就急,没有练过几下是不成的。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同学留影最多的地方

那时,在风和日丽的日子,大家还会爬到教学楼的楼顶去拍照。黄坡岭是方圆几十里的高地,而教学楼又是黄坡岭的制高点(水塔虽更高,人可上不去)。人在那儿登高一站,放眼四周,无遮无挡,高大的井架(抽盐卤的)、错落的农舍尽收眼底,层层水田片片竹林渐渐消融在远处的缥缈中,顿时会有种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冲动。在楼顶上拍照还有个好处是,摆造型无拘无束、自由随意,没人看见、不受干扰。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教学楼是幢“凹字型”的三层建筑。正面的主楼坐西朝东,向南北展开,面东是16个大教室;背西是一条走廊,底层的走廊是封闭的,二楼三楼则是开放的。它的南北两端各连一个附楼向西延伸,各有24个教室。主楼的北南两头各有一个216座的阶梯教室,称第一、第二阶梯教室。北、南附楼的西端还各有一个108座的阶梯教室,称第三、第四阶梯教室。那三年里,第一、第三阶梯教室很少用到。

如今,教学楼的红砖墙已被粉色、白色、金色的面砖全部覆盖,钢窗也全部换成塑钢拉窗。这确实令大楼面目一新,增添了时代的亮丽,但似乎也抹去了历史的痕迹。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4:教学楼西侧内庭(后院)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教学楼主楼的走廊中间隔断,南北是不通的。北侧的几间教室里,放的是制图桌椅,各专业的机械制图课都在里面上。学生上制图课所用的制图板、制图尺等用具,都是向学校设备组借的。一套镀铬的绘图工具值好几十块钱,押金也不要,往往一借就是三年。制图纸、描图纸则由制图课老师按需发放。现在说到绘图工具,肯定理解为电脑软件的绘图工具,而那时却是历练工科生看家本领的“利器”,不用说学化工机械的,就是学化学工艺的,到单位不还得画张工艺流程图。

主楼的南侧和南附楼是图书馆,而真正的图书馆楼还在图纸上。学生少,教室空着,自然就用作图书馆了,那也说明学校是逐步发展的。主楼的底层有两间社科和自然科学期刊阅览室。社科类阅览室以画报为多,许多“文革”前办的杂志还未复刊。画报起先是放在书架上的,随取随看,后来发现“天窗”开得太多了,只好收起来,要押借书证才能看。《四川日报》《人民日报》当天是到不了的,《解放日报》《文汇报》最快也是5天前的。主楼二楼南侧的几间教室是图书采编组的工作场所,南附楼的二楼是师生图书借阅处,也是图书流通组忙活的地方。那时,老师能借十本书,学生能借五本。图书借期的规定好像不很严格,有的同学一本《英汉词典》一借就是三年,到离校时才不得不还,不然图书馆不在学生离校手续单上盖章,报到介绍信就开不出来。三楼是库房,大多是文献资料,只对老师开放。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再到北附楼,那可是我们寒窗三年,“头悬梁、锥刺股”的地方。那时,30人左右一个班,在一个学年里,班级与教室是对应固定的。所以,团支部就有了用武之地,两周出一期黑板报,内容结合形势,有诗有画有文章。团支部宣传委员向同学们轮着约稿,三年下来,每位同学多多少少都在黑板报上“露过脸”。现在教室里的座位可挤多了,底层教室是固定的72个座,楼上教室是固定的80个座。我估计这教室平时坐不满,不然夏天可是一大烤炉。我们班当时31位同学,教室里才放16张木课桌、16条木凳,开个班会,或是分组讨论,把桌凳一拖一围是很方便的。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北附楼底楼的教室 

说到桌凳,它们任劳任怨为我们服务了三年,临别之际还有一个重大“贡献”,就是支撑我们的毕业合影。看到下面这张毕业照,你别以为是站在有人搭好的铝合金阶梯上,那时还没有这好玩意。这六排人是怎么站(坐)的?请看:第一排坐在侧倒的条凳上,但第二排的人要踩住侧倒的凳腿,以防第一排的人把条凳坐翻了;第二排坐在条凳上;第三排直接站地上;第四排站在条凳上;第五排站在课桌上;第六排站在课桌上的条凳上,有点练杂耍的味道。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74级毕业合影 

40年过去了,教学楼前合掌粗的小树,现在得三人合抱了,颇有百年老校的风范。挑檐下的挂钟,没有了钟绳,早已不用,但它一直在边上静静地注视着,楼前花开花落,学子来了去了。愿它再风雨相随,见证母校更大辉煌!

钟声不再钟尚在——回忆当年的教学楼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教学楼前的大树
 

作者:有40班姜庆云,20150821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