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忆黄岭岁月

——“652工程”建设回顾

 
 
 

日志

 
 

我是工农兵大学生  

2015-07-02 15:45:27|  分类: 分院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杨青青老师的这篇回忆文章写得情真意切,是“分院回忆”栏目的第一篇,希望大家在分享她的真情和付出之后,也写点类似的回忆文章,以筑起“黄岭心梦”。

当我坐在电脑前敲出这篇稿子的题目时,窗外,正下着今年6月最缠绵的一场小雨,被雨水洗得异常干净的清新空气,夹带着黄桷兰花香飘进窗来,幽幽的香气不知不觉中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了我的母校——40年前的上海化工学院四川分院(现四川理工学院黄岭校区)。

那是些心情何其飞扬的时光啊……我仿佛回到了以前学校教学楼前的花圃,又闻到了那里的花香。记得那里的鲜花是鲜艳的,花香是浓烈的

也许,当许多年后,我的小孙女也上了大学,当她在美丽校园里挥洒着青春的某一天,突然问我:“奶奶,什么是工农兵大学生?谁是工农兵大学生?”我会告诉她,我就是工农兵大学生,工农兵大学生是一段历史。

40年前,我成为工农兵大学生时,已经是1975年了。我是上海化工学院四川分院第3届的工农兵大学生,就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到1978年毕业时,高考已经恢复。

工农兵大学生的招生对象是有2年以上实践经验、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工农兵。招生办法为“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这“16字方针”看似简单,但走起程序来,并不轻松。主要的流程是:先本人申请,群众对你评议,然后单位(农村是生产队)同意,再报单位党委通过,然后上报到区招生办,最后报到省招办,要经过层层审核。虽然是推荐上学,但1975年时已有很多学校也是要进行文化测试的。

我是重庆去云南的支边青年,1971年,我踏上了西双版纳那块美丽的红土地,在那里我当了3年的老师。1974年,我所在的云南建设兵团热带作物研究所作调整,所有支边青年都进了云南维尼纶厂。我成为了在那个年代最有身份的工人阶级一分子。

在推荐上大学的年代,我是非常幸运的。那年,我21岁,在大家眼里,我是爱学习、追求上进的青年。当时,报名上大学的人很多,但我却是没有争议的人选。就这样,在远离家乡、远离父母、在没有任何背景和人脉关系的异乡云南,我凭自己的努力,比较顺当地跨进了高等学府的大门。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当时,社会上有一些说法,说工农兵大学生进大学都是靠裙带关系、走歪门邪道甚至出卖人格,或者是干部子女、有政治背景等等。可是,据我所知,像我这样入学的工农兵大学生应该是占大多数。

我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有的是高中毕业,有的是初中毕业,年龄差距大,文化程度也参差不齐。因此,我们进校后,学习都很刻苦,丝毫不敢放松自己。那时,每学期都安排小考、大考,教学都比较规范了。记得大二时,新来了一位教《电工学》的老师。这位老师不认真备课,就拿着课本信口开河,讲得我们云里雾里什么也不懂。他的不认真,使我们的意见很大。有天下课后,我们一帮同学把他逼到教室墙角,质问他给我们上课究竟有没有备课。后来,这位老师罢了我们班的课。为此事,我们班在学校被点名批评,甚至被一些思想“极左”的人指责为“走白专道路”,班干部还代表全班给老师写了检查。

那时候,我们没有“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的概念,只知道,身为一名学生,学习就是你的天职,完成学习任务是你的责任,不能懈怠。

我那时还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队员,有时为了排练节目,宣传队会给队员所在的班级请假,这本应是不去上课的正当理由。可是,我为了不耽搁上课,一般都选择放弃排练节目和演出。记得,那次校宣传队要演舞剧《沂蒙颂》,宣传队安排队员去自贡歌舞团学习该舞剧,当时安排女队员都去学,回来再根据大家学习的情况安排角色,当然我也在其中。其实,当时我是非常想去学习这个舞剧的。想想,在那个年代,凡是文艺爱好者,谁不想在舞台上演出这样一部音乐又好听、舞蹈又漂亮的舞剧呢?为此,我好纠结啊。因为那时我们班正在教新课,是上课,还是去学舞剧?经过反复激烈的思想斗争,“学习第一”的思想最终占了上风,我放弃了舞剧《沂蒙颂》的学习和排练。以至于这个我非常喜欢的舞剧,在以后的演出中,我连一个群众演员都没轮上。这不能不说是我大学生涯的一个遗憾。

在最近为学校收集老照片时,看到同是宣传队队员、好朋友的高50班的张淑容同学那里,有好多穿着演出服装排练的老照片,上面都没有我,我还有些后悔没有“逃课”去参加排练和演出呢(开玩笑)。

永远记得,教学楼前的花圃,一年四季都有鲜花轮着开,好多花已经记不起名字,只记得45月有玫瑰,910月有菊花。好多同学都喜欢在那里照相,我和有40班的师姐陈红玉,还干过晚自习后到花圃“偷摘”玫瑰花的坏事呢。

我想告诉我的孙女,其实,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是一群和现在的大学生一样的年轻人,他们豪情满怀,朝气蓬勃,他们都梦想着多学知识、掌握本领,今后能为人民、为国家多作自己的贡献。

我是工农兵大学生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教学楼前花圃。左起:(有50班)文德英、高扬群、杨青青
 
我是工农兵大学生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教学楼前花圃。左起:陈红玉(有40班)、杨青青(有50班) 

作者:杨青青(有50班),20150620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