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忆黄岭岁月

——“652工程”建设回顾

 
 
 

日志

 
 

“209委员会”  

2015-07-19 13:57:19|  分类: 分院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9委员会” - Lu-ECUST - 追忆黄岭岁月
图片说明: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杨青青、杨跃珍、曾大玉、于霞、袁丽仙 

其实,“209委员会”不是一个什么机构,也不是一个什么组织,而是一个宿舍,一个女生宿舍,“209”是这个宿舍的门牌号。要知道“209委员会”的来历,就必须得先介绍下这个“委员会”的每一位成员。

杨跃珍——来自四川简阳农村,党员,本班副班长。

跃珍的性格腼腆,喜欢笑,笑起来的声音“咯咯咯”的。由于笑声好听,所以同学们都喜欢逗她:“跃珍笑一个,笑一个”,于是她笑得更加可爱了。记得2008年那次同学聚会,还有同学逗她笑呢。跃珍喜欢跳舞,经常要我教她跳舞,我便把从学校宣传队学来的舞蹈教给她。1977年我们班到无锡树脂厂实习,实习结束和工人师傅联欢,我和跃珍跳了一个“红军战士想念毛浙东”的双人舞蹈,深受工人师傅们的欢迎。

于霞——来自泸州医学院一个老干部家庭。

于霞人长得漂亮,写得一手好字,性格活泼、幽默,深得大家的喜欢。在宿舍里也数她最活跃和搞笑,经常说一些搞笑的话和做一些夸张的动作,惹得我们几个忍俊不禁。给我印象最深还有,她喜欢吃零食,特别爱干净,喜欢做清洁卫生工作,寝室里窗户、桌椅擦拭的事基本上都是她包下的。

杨青青——来自重庆一个教师家庭,本班文娱委员。

青青我性格外向,由于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所以认识的人比较多,有40班的师姐陈红玉,就是我最好的朋友。由于经常往陈红玉的宿舍跑,她们班的方瑾、张花粉、罗淑清等也都成了我的朋友,高50班的文娱委员张淑蓉也是我的好朋友。

曾大玉——来自重庆一个工人家庭。

大玉性格内向,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在宿舍里也不爱说话,以至于同为重庆人的我们,感情上也没有任何交织,大家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袁丽仙——来自云南农村,党员,本班生活委员,她是要重点介绍一下的。

丽仙是我们班最小的同学,入学时刚满19岁,比我要小两岁。可别看她年龄小,入学前她就是当地公社的妇女委员了。由于从小失去母亲,跟着比她大十几岁的姐姐长大,所以她比较独立和成熟,也比较会关心人(对她的这些评价其实是我后来总结出来的)。她是我们班的生活委员,每月要为大家发饭票。别看发饭票是件小事,可是,几年来她从没出过差错。班里有同学生病,也是她第一时间去关心和慰问。她还擅长做思想工作呢,杨忠华是我们班比较调皮的一个男生,有次,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班里派她去给杨忠华做思想工作。杨忠华根本不听她的,还取笑她(这是后来杨忠华告诉我的)。不过,丽仙一点不生气,仍然一丝不苟地去完成了班里交给她的工作。

在宿舍里,我和于霞也经常取笑她,在我们眼里,这样一个脸上长着云南高原红的、个子小小的姑娘,就是我们找乐的对象。一次,当我们发现她的洗衣粉是放在她上铺的床上的时候,我和于霞就想着法捉弄她。我们故意说没有洗衣粉了,想找她借点,当她从床上拿出洗衣粉时,我和于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她一点不生我们的气,一如既往地拿出她实为小妹妹,却当大姐姐的风度来回应我们,反倒弄得我们很不好意思。

毕业后,我回到了我来时的工厂——云南维尼纶厂,她分到和我厂相邻的云南树脂厂,两个厂的距离不到两里路。

在云南维尼纶厂的那段远离家乡和亲人的日子里,我因为有了袁丽仙的陪伴而倍感温暖。她好像还在履行着生活委员的职责,一到周末就到我这儿来看我,对我问寒问暖,顺便还带上一小把她种的小菜或者鲜花(袁丽仙热爱生活,喜欢种菜种花)。她就象我的亲姐妹,让身在异乡的我感觉到了有亲人陪伴的温暖。后来我调回重庆,她也调到公安系统工作,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直到现在。

最近我给《追忆黄岭岁月》博客投稿,当我写《有50班的歌声》的稿子时,我问了好多同学,问他们还记不记得我教他们唱《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贡献》这首歌时,他们大都说没有印象了。只有问到袁丽仙,我刚说出你还记不记得我教的那首歌剧《江姐》的……歌名还没出口,她马上就说是《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贡献》,一时间,我激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更为惊奇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我在电话里和她聊,说我想把我保存了40年的老教科书捐赠给学校的事,还对她说,我的那些保存了多年的作业本,被我在一次搬家时扔掉了,觉得好可惜啊等等话题的时候,她居然说,她那里有我的一本作业本和两张手绘的工艺流程图。开始我怎么也不相信她的话,想啊,我的作业本和图纸怎么会在她那儿呢?直到她发来了写着我的名字的作业本和流程图的照片时,我才相信了。我们两个使劲地回忆,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我的作业本和图纸是怎么到她手里的。我想,也许是当时她借我的作业本和图纸用,而我根本就不想要回那作业本和图纸了,也就忘了;也许是我扔了不要的,被她捡着而保留至今。

都是因为这些,使两个原本在学校并不是好朋友的同学,毕业以后成了好姐妹。这时,我想起了不知是谁说过的一句话:“不在于你认识多少人,而在于有多少人记得你!”

209委员会”成员介绍完毕。

话说那年同学们快要奔赴工作岗位,大家纷纷到照相馆里合影留念。我们宿舍的女生也不例外。说到照片上要写什么词时,大家都觉得“分别留念”啊,“为革命同窗”啊等等,都太一般,太落俗套。大家一直认为应该把“209”这个有特殊意义的门牌号永远记载在相片上。可是,什么“209”啊?“209”什么啊?一直没有讨论出结果。这时,还是于霞发挥了她幽默的特长,就写“209委员会分别留念”好不好?我们几个咋一听,捧腹了好一会,但也觉得“209委员会”挺好玩挺有意思的,就一致同意了。

于是,5个室友,5个年轻的女孩,无论平时外向还是内向、活泼还是文静、幽默诙谐还是刻板严肃,我们阳光朝气的神态和美丽灿烂的笑容,于1978412日在摄影师按下快门的一瞬间被永久地定格了下来。

3个月后,我们怀揣这张“209委员会”的合影照,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各自人生新的征程。

 

50班杨青青,20150718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