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忆黄岭岁月

——“652工程”建设回顾

 
 
 

日志

 
 

黄坡岭记事  

2015-07-01 20:19:55|  分类: 感怀黄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陈于后,1980年代中期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后一直在自贡的现四川理工学院任教。他的这篇《记事》有血有肉,读来平实而亲切,可回味出点黄坡岭情调,本博主不得不荐之大家分享。

本科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修建在山坡上的高校教书。学校远离城市,隔最近的一个乡镇亦有四、五里地,但学校的校园很规整,建筑布局合理、功能齐全,生活区、教学区泾渭分明。校园的绿化也是匠心独运,道路两旁分三个层级栽满了花草树木。第一个层级紧靠路边,栽的是栀子花,属于灌木;第二个层级离道路一米多远,栽的是香樟树,属于乔木;第三个层级就是道路两旁建筑物前面的空地了,种满了美人蕉、晚香玉、茉莉等各色花卉。香樟树高大挺拔,与四层的红砖楼房差不多高,一年四季花开不歇的或草本或木本的植物环绕在红楼周围,馨香弥漫、色彩缤纷,即使在炎阳高照的盛夏,走在校园里也不会感到烁热。

记得7月中旬拿着派遣证去学校报了到,第二天下午三点钟,教研室主任很热情地带我去拜访基础部主任叶光武老师。来到一栋茂密的女真树掩映的小楼前,教研室主任突然扯了一把我的衣角,示意我停步,并竖起手指压在嘴唇上让我别吱声。我非常纳闷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呵呵,前方小楼的二楼窗口支出了一杆枪!只听得“噗”的一声,一只个头很大的白头翁就从我们头上的树桠间掉了下来。庚即从那窗口伸出一个圆圆的、头发稀疏的脑袋,连声喊——小唐(教研室主任姓唐),把雀子给我捡上来哈。

上了二楼,教研室主任指着手持一把高压气枪站在楼梯口的圆脑袋矮胖中年汉子说,小A,这就是叶老师,我们基础部的主任。我工作生涯中的第一位处级领导就在这样的场景中出现了。

见我有些忐忑,叶老师连忙上前和我握手,用带点儿上海腔的普通话哈哈地说——你就是西师分来的小A哈,我看过你的档案,不错、不错!等会儿和唐老师一起在我这里喝麻雀汤怎样?

进了叶老师的卧室兼书房,最抢眼的东西就是书架上的几十本厚字典和挂在墙上的几串雀鸟。我对川南地方常见的鸟类是再熟悉不过了,一时忘了初见领导的羞涩和不安,指着那几串鸟如数家珍地说——哦哟,有土画眉、有白头翁、还有屎鸦雀吔!和叶老师聊了一会儿后,得知他是川大外语系毕业,当年分到上海科技大学、后调到华东化工学院教书,“652工程”完工、建成现在这所高校后,他就调来这里教书了。几年前,上海来的教师又都调回去了。因他是宜宾人,又很喜欢黄坡岭这个清净之地,就留了下来。说话间,唐老师出去了一趟,转来时手中提了半只卤鹅和一瓶泸州二曲。就这样,我刚到单位的第二天,就和两个顶头上司一起享用了黄坡岭的山珍——青菜煮鸟。味道很原始、很巴适,也很亲切。

多年以后,叶老师还时不时地提起——小A,还记得不?你一来黄坡岭就喝了雀子汤,算是老子的嫡系哈。呵呵。


华东理工大学档案馆上传,20150701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